整天。整年。我家門口徘徊著一堆[護衛],飛來飛去,飛上飛下,有時握真想打開窗問:

 

[喂。累,總有點吧?阿?]

 

可惜福份少的很,沒機會。

 

白色羽毛,誕生於[一縷清煙],我更是只能說,抱歉,讓你大失所望。

 

我沒有什麼白色羽毛,沒有純潔、白淨的心。外貌長的[難以形容],因為我也不清楚自己是[美]或[醜]?[帥]...?

 

或許,我只是懶得花力氣去評判。況且,從沒踏出家門一步,(出不去...)

 

我怎麼知道別人覺得我是[怎樣]?有時候了解自己也是需要透過別人的。但是,老話一句,

 

很抱歉,沒機會。

 

一顆不屬於任何人思維裡的心,我想一定是夠難得的。

 

連我這[擬宅型]的人,只能說,真的-難逃。

 

想想吧!誰生下來不是活在大眾的希望裡,一般見識裡。答案:沒有。

 

像是公司董事長的兒子不是就背著[繼承事業]、[開創新業]的一些麻煩搞頭嗎?

 

實話說,我就想叫他們捫心自省一下:

 

[混!搞什麼?難道自己的事情到自己快退休就一定要找別人代理?]

 

為有臨場感,讓我說我的故事吧!(我管你是要或不要聽= =)

 

 

 

我。全名,一白。小名,張田。大字,華。

 

或許,剛認識我的人會:

[挖...錯覺嗎?]  [好像...耳屎萬丈深了,該整頓一下了。]

 

[對!你們沒錯,大家沒錯,錯在!我!...旁邊這位,編輯人!]

 

沒有啦,我也是唯一的編輯人阿!況且,我通常[孤軍奮戰],因為戰友大多都逃光了...。

 

[唉...,這是多麼悽涼~]

 

算了!現在你們只要知道這些就好,怕你們記不起來。(低估中_ - _)

 

我有一個叫[Laba]的老爸。為啥?

喔...[勞]累到不瘦[巴]巴阿!

也有一個叫[Bama]的老媽。我自己說好了,被問得很囧。+x+

Bama,言語[巴]掌我爸的[媽]阿!

 

我被關在房子裡,當然沒有誰,就是他們弄的。因為,這[房子]是一種[概念]。用意念-無色-無澀-無謂-無味-無形-無型-無力-無戾得把一切[控制]、[操]控。只能想像的是他的[大小]。

 

大小--自由延展。多惡劣、惡劣,多無法、多無天,多保護、保護。

 

但!重點是[我們自己]沒辦法[伸縮]!!!

 

因為,這實實在在,真的與假的都是主要[空間流運-渦流靜化]。

 

 

目的,管你或妳。破解辦法--換自己做爸媽(其實沒那麼簡單勒,大致啦...)。不要急著做、根的馬上做,我會

依依介紹後續。要小心。因為這[動眼]只有能活到五十歲的人才可能完美無暇的施展!小心。

 

有時候技巧之中,用在[脫離]上就得穩定,不怕膩了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敢打句號...(汗...)

 

 

 

回歸故事主軸。

 

 

這不表示我時時刻刻,分分秒秒,都會在這[空間流運-渦流靜化]中。

 

老實透露,我實體一秒都不再[空間流運-渦流靜化]中,因為這是一件互相[牴觸]準則的[不可能]。--簡單答,

那是他們擬的,他們自己想的,而重要的才是我們。我們只是動與不動的[牽線]罷了!!

 

哈哈!很簡單啦!

 

不過,我的[擬宅型]生存之道比[宅物型]的人生,更難過、更難受。

 

[天~]

 

它的流運方式,不是什麼每個月來一次或者沒天鬧一次那回事勒,而是無時不給刻的[要抓不給抓]、[要放不給放]的矛盾隱式阿!但是,程度跟[愛]無關--不要搞!混!--也別故意牽拖阿!!!!!!!!!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藺孤 的頭像
藺孤

嚮往之際-藺孤

藺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