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嚮往之際 作者-孤 每天都要盡情放縱心靈,限制無謂的假設。要讓自己變的更強,成為掩飾自己怯弱的舵手...一直走下去,直到不必偽裝的那一刻。不管如何,就算連呼吸都難受,我們要一起攻城掠地,建立我們之間的情誼,永恆不變的下去......[每天都要拚命朝那兒奔去]儘管馳騁的失敗重挫自己,但是我們一定都曉得(我一定不會放棄、背叛你)...誰知道呢?這,在每個人的心中會是怎樣的解釋、意義呢? 或許,永遠的,我們只會回應 你 一笑。
  • Dec 12 Sun 2010 21:06
  • 阿嬤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佐賀的超級阿媽

 

    昭宏的媽媽,因工作太忙,所以拜託昭宏住在佐賀的阿嬤照顧。

    雖然住在那裡第二天,昭宏就沿著火車軌道想偷跑回廣島的家,但是[沿著軌道]太危險了,所以,一下子就被警察叔叔發現,送回阿嬤家了。

    他升上六年級了。班上從東京轉來一個叫由美子的女生,日語說的很好,常常跟昭宏他們玩在一起。到了發成績單的那一天,他了一下,哇!竟然大部分都是一、二分而已。回到家,他問阿嬤說,大家都說[一]太多不太好事真的嗎?阿嬤剛開始覺得不太理想,但是,後阿嬤就說:「加起來不是都有五分嗎?」他們相視一笑。阿嬤又接著說:「人生有兩本教科書,一本是『學校的』,一本是『進入社會之後的』。不論成績再好,進入社會之後什麼也不懂的話,也是一事無成。」

    又到了運動會,那天早上阿嬤一直喊著:「快下,快下蛋……。」同時也把昭宏[叫]醒了。但是到後來雞連一顆蛋都沒下,阿嬤無奈的把有著酸梅、番茄片和白飯的便當裝好,讓昭宏帶去學校。昭宏這次又拿到跑步的第一名了,他很高興。中午吃便當的時間到了,老師說肚子痛,所以想和昭宏換便當吃,這已經第六次了。昭宏回家後跟阿嬤說,老師這樣很奇怪。阿嬤竟然流眼淚了!阿嬤一邊流眼淚一邊說著,老師是為了他才帶著便當跟他換的。阿嬤對不起昭宏沒辦法讓他吃好一點的。這是昭宏第一次看到阿嬤流眼淚。

    五年了,媽媽終於要來看昭宏了,但是昭宏等到了最後一班火,車,還是沒見著媽媽的身影。他失落極了。到了馬拉松大會,昭宏的媽媽終於出現了,而他也得到了第一名。昭宏很開心,因為媽媽回來看他,阿姨也有回來,阿嬤也在,又有好吃的東西可以吃。

     中學後,有一次期末考的前一天,昭宏讀著英語,他問阿嬤英文怎麼讀,阿嬤說:「在卷子上寫『我是日本人』不就好了。」接著,昭宏就說歷史也不會,阿嬤就說:「卷子上就寫:『不拘泥於歷史』。」

昭宏聽完也覺得是個好主意。  

     中學要畢業了。雖然打棒球可以保送到廣島的光陽學院,但是昭宏還是猶豫著。最後,昭宏決定讀佐賀學院,因為他不想讓阿嬤一個人留在佐賀。老師跟阿嬤談,因為昭宏也職業棒球的實力,所以阿嬤和老師就讓他去讀光陽學院。和阿嬤分離的日子到了,阿嬤本給他前叫他搭快車回廣島,但是,昭宏說:「我想用最慢的速度和阿嬤離開。」等到昭宏走後,阿嬤哭了:「不要走,別走……。」

    就這樣劇終了。我看完後很感動,這樣的祖孫情很可貴。我想要學習他們勤儉、獨立、勇敢的精神,儘管環境是不符合自己的,還是要有骨氣迎著逆風活下去。也許,是異想天開了一點,我還是覺得很多東西在表面上找不到一點縫隙,但是裡面卻藏著撼動一切事物的偉大力量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藺孤 的頭像
藺孤

嚮往之際-藺孤

藺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米咕
  • 我想我沒有像他那麼多的勇氣...
  • 沒關係^^
    我也是啊!
    一起[增強勇氣]吧!

    藺孤 於 2010/12/15 06:1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