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開生長的地方一年了,有一種放不下的感覺...

我常常在深夜哭泣,好像很希望會有一個什麼熟悉的人給個安慰,

因為我很希望。

--身為遊子,希望也是一種權利。身為國民,愛國也是一種帥勁。

最近。

我或許是個[想太多]的人,但是我還是很堅持替別人想,[感受]是一種很重要的東西阿!

 

儘管我再學校交了一個,我不太想和他一起同起同坐,同進同出,[同進退]的人,

我還是沒跟她說清楚,我不想和她做太過[約束]的朋友,我不太喜歡,不太討厭她,

好像...害怕她。

一開始我是和他同患難,但我們想法、個性差很多,吵架多次,我很厭倦,卻沒想太多。

但是,她莫名的有一次翻臉,我是真的受傷了,也[嚇]到了!

 

她說:[我才不要和你這個[xxx]的人做朋友勒!難怪國小人緣那麼差!!]

刻薄的說著-好恐怖

我在想"我們如果不再是朋友,那她不是會像此時一樣,對人不好?"

"她就為了贏的[嗆聲]的無聊事,說了這句話...太不人道了..."

 

但是...她抓著我不放,我好幾次向她表明:不想和她[糾纏]--約束。

 

她好像在[裝傻]、還是真的不明白呢?我的表達能力差嗎??

 

我不懂。也說不清。--好想擺脫,就算自己會再一次[孤軍奮戰]。

其實,沒關係啦,人的[感受]很重要,不忍傷她。

 

只好[[捆]住自己。--約束。

 

那...我為什麼會為了這些想[家]?

因為...我需要以前朋友的[理會]

被別人[理會]的感覺當然好,但是我不希望巴著她們不放

--約束。

 

苗栗。很美好。

 

這個暑假開始的前幾天我回去了那裡。

 

騎腳踏車,一面迎著風,一面希望運氣、運氣遇見以前國小的[好]同學,

帶著[自由]的本性,希望。想念。

 

 

其實,我很懷疑。為什麼自己的家長,要叫我們看清事實,

[事實]ㄟ!

儘管是[終究會來到的事實],但是不能保有[一絲期願什麼的]嗎?

 

城市孤寂的喧囂,渲染一切。

 

邪惡的一面,事實不是每一刻需接納,而約束只是約束,

不會是意見的採納。

 

 

到底了,沉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藺孤 的頭像
藺孤

嚮往之際-藺孤

藺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